少时♡

“赛巴斯蒂安。”


相见安,我是少时。楚子航和384的脑残粉。目前墙头d5龙族镇魂。杰佣/楚路/澜巍不拆不逆。

【澜巍】异地恋时如何解决某方面需求

*是电话普雷
*可以算是上次那篇童养媳的后续。
评论上车。

【澜巍/ABO】童养媳(含车)

*冷逆最后的倔强。
我们的口号是,shsdjien沈美人!!
*听说有些孩子石墨打不开,评论区加了微博链接。

半弯月亮镶在天边,月光柔柔软软的撒了沈巍一身,他第六次挂断了赵云澜打来的电话,寒意渗骨,他裹紧了身上的羽绒大衣。月光在眼底铺成路,通向目之所及灯红酒绿的酒吧。

暖气争前恐后的从门缝里涌出要溢向他,沈巍脱下累赘般的大衣和口罩,连同一叠百元大钞一起交给弓着身子等候的侍者,换来了被人引着于吧台前落座的待遇。

烈酒入喉时辛辣的感觉传向沈巍四肢百骸,就像一把火点燃了他干柴似的苦闷与不甘。当特殊的来电提醒再次奏响时,被醉意盘踞的大脑领着手指按下绿色的接听键。

“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现在能耐了哈连离家出走都敢了?”电话一接通赵云澜便劈头盖脸一顿训斥。话一出口才后知后觉语气过重,连忙柔和了语调询问自家小孩儿,“是不是在长城店里呢?”

“我不在他店里,你也别来找我。”这短短的两句话在嘴里咀嚼着竟有些发苦,赵云澜那压抑着怒气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击着沈巍的鼓膜,趁着酒意上头,他把满腔的委屈与不甘向电话那头吼出声来。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你不是…你不是要我独立一点儿别总依赖着你吗…我…呜…正在如你所愿啊……”

沈巍软糯又可怜的泣音仿佛揪着赵云澜心尖上最柔软的那块肉,他又气又懊恼:“我哪儿能不喜欢你啊,我那就是气话,是我太急着想让你独立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巨大的悲恸使沈巍颤着肩膀小声啜泣着,来来往往的Alpha向沈巍释放出暗示般的信息素,它们互相碰撞扭打着,争着送入沈巍的鼻腔,惹得他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此时小腹蹿起的一阵欲火猛的流向沈巍的四肢百骸,他身上的皮肤也灼灼的烫起来,啜泣声夹杂进几声难耐的低吟。

靠,要是沈巍在酒吧被强/制/标/记了自己还怎么活啊。

赵云澜边火急火燎的吩咐郭长城寸步不离守在沈巍身边,边绕过拐角一脚踹在酒吧的玻璃门上。被怒气盘踞大脑的Alpha放出的信息素极具攻击性,竟是将意图上前搭讪的Omega都吓退三尺。

“巍巍,我们回家了。”
熟悉的声音沿着耳廓传进沈巍的大脑,一下一下敲击着沈巍的心脏,才被浇熄不久的愤懑又从心底翻腾起来。

“谁要你管了!” 借着酒意沈巍一口咬在赵云澜伸过来的手臂上,赵云澜咬牙受着。闲出来的手摸猫儿似的在沈巍单薄的后背上来回抚着。

低声下气而又温柔的赵云澜沈巍不忍再看,他软了心肠不再去咬。香甜的栀子花香争着钻入赵云澜的鼻腔里,用眼神向郭长城询问无果,他把嘴唇贴上沈巍发红发热的耳廓:“巍巍,你怎么了?”

“你不是大人吗……呜……怎么连这种事都不清楚…呃呜…”沈巍通红着的眼眶似是在嘲讽自己的愚钝,赵云澜咬牙切齿的盯了郭长城一阵,成功从对方手上夺来了客房钥匙。

【杰佣】玫瑰盛开时(花吐症)

*把自己给写嗨了。
*食糖愉快

1.
庭院春深,爬山虎歪歪扭扭爬了满墙。这娇羞的春天,连雨都是娇嫩的,它温柔的砸开了倾头而下的天灰里大片大片的玫瑰。
“你的意思是,你从四天前嘴里就不断涌出这玩意儿——对不起,是这些花。”艾米丽苦着张俏脸,努力把自己最为平静稳重的声音传到奈布耳朵里。
“准确来说,是这样的。” 奈布尴尬的咧开嘴角,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不好意思,我觉得我需要查一下医书。”
“别翻了艾米丽,这病医书上可查不到。”艾玛捧着一束捆扎好的花推门进来,“这病名叫花吐症,发病者多为有暗恋对象的人群。”
奈布被雷的里嫩外焦, 手指烦躁的在桌面上轻敲:“说详细点儿艾玛,比如说发病周期,治疗方法什么的。”
艾玛将花朵细致地插进玻璃花瓶里, 百叶窗从缝隙间漏了光进来,她便将花瓶推到阳光里,让娇嫩的花瓣被和煦温暖的阳光浸润着。
“发病周期共七天,从患者吐出花瓣那一天开始计算。在这七天内,患者会日渐虚弱。至于这治疗方法嘛……”
奈布忍不禁出声催促:“这个时候就别卖关子了艾玛。”
“好吧。”艾玛无奈的冲他一摊手,“在七日内和暗恋的人接吻,不然到了第八天喉咙里涌出大量花朵,患者死亡。”
奈布已出了满额的汗,他问艾米丽:“所以说我还有多长时间?”
“算上今天的话,三天。”艾米丽比出“三”的手势在奈布眼前晃着,“我劝你啊,最好找到你的暗恋对象好好谈一谈。”

2.
“萨贝达,你今天的成绩可比往常差上不少。”一身华服的绅士在一块漆成墨绿色的木板前停住了脚步,拆卸着指上的爪刃目有惊疑,“这可不像你,奈布·萨贝达。”
“哼,这游戏还没完全结束呢你就开始揠息旗鼓了?”奈布神情介于不屑和虚弱之间,嘴上仍说些逞强的话,身体却驳了他的面子栽倒在地。
“你怎么了?”杰克匆忙踩碎了横在两人之间的木板,在奈布跟前半蹲着身子,将他抱进怀里检查。“生病了?”
“嗯…你离我远点…”奈布差点就陷在这个滚烫而香气四溢的怀抱里抽不开身,他强逼着自己将杰克挨过来的手推远。“如果不想被传染的话。”
“我不怕。你乖乖躺着让我看看。”杰克却像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奈布身上的病检查出个所以然来,再次把手向奈布的额头上贴过去。
“如果这是能让你死的病呢。”奈布冷着张脸拍掉杰克的手。杰克的手就那么尴尬的僵在半空,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淡淡的担忧漫上他整个眉宇。
面对忧心忡忡的杰克,奈布别无他法只能软了心肠:“算了,你带我去狂欢之椅吧。”
哪曾想杰克摇了下头,紧紧挨着奈布席地而坐,将奈布的脑袋按在自己肩膀上:“不,我陪陪你。”
奈布哭笑不得:“你干嘛啊?”
“你需要我的陪伴。”杰克嘴里哼起了奈布并不熟知的摇篮曲,奈布的脑袋昏沉且发晕,连笑骂杰克幼稚的力气都被抽去了。他终是顺着自己的意愿做了一回事,在杰克怀里沉沉睡去。

3.
奈布睡到夜里才醒,月光一褶一褶铺进被里,他留心到床头柜上摆了一支玫瑰和一封用烫金字印成的邀请函。
他鼻尖拱进玫瑰花瓣里细嗅着,他没点灯,在月光下铺开那封邀请函,杰克很贴心的用库尔喀语印了请柬。在末尾用秀丽的花体烙下的大名,奈布越盯着看越觉得心头发烫。
“看什么呢奈布这么专心?”艾米丽敲响了奈布的房门,得到奈布应允后搬了把椅子坐在奈布床头,有些揶揄的开口审问,“这是杰克留给你的?”
“你怎么知道这是杰……”
“还用问吗,满纸的玫瑰香气都快溢出来了。”
奈布还真把鼻子凑到信纸前闻了又闻,纸张透着的香气的的确确和杰克身上的如出一辙。光是想起下午在杰克怀里睡了一觉,奈布就红了耳根。
艾米丽像看到大熊猫一般盯着耳尖红红的奈布:“这难不成是杰克写给你的情书?!”
奈布耳尖上的薄红蔓延到脸颊,他急忙摇头否认:“就是一封再普通不过的邀请函。”
艾米丽错愕:“人家都邀请你一起去看星星了还普通呢?”
“你怎么连库尔喀语都懂…”“反面有英文译文。”
“哦…再说了看个星星怎么就不普通了?”
艾米丽一脸的高深莫测:“哦,庄园里的小情侣约会经常选择这个活动。”
奈布沉默一阵,再次试图岔开话题:“前面是谁送我回来的?”
“当然是我们啊。你的好伙伴们。”
“哦,这样啊……”
“你看起来好像很失望。”
“……”
“不逗你啦,当然是杰克。还是公主抱把你抱回来的哦。”奈布忍无可忍,掀开被子踏上拖鞋亲自把艾米丽请出门外。
“祝你和杰克有一个美好的约会!”
艾米丽的离开把寂静归还给这个房间,奈布的心脏在胸膛里乱跳着,手指在沾着花香的信纸上抚了又抚。
杰克和他约定的日期正好是他花吐症周期的最后一天,艾米丽的话像是一把烈火烧起了他从杰克那得到一个吻的如干柴似的希望。
萨贝达,你真是疯了。

4.
库尔喀雇佣兵奈布·萨贝达活了22年,第一次知道,在天上闪的星星看久了也会产生不适。他推了推看的认真的杰克:“杰克,星星好看吗。”
杰克也不看星星了,就盯着奈布看,他的目光极温柔,奈布心里的小鹿一脚朝他心坎踩了下去。
“奈布,你生的病叫花吐症吧。”
“先生您怎么知道的?”奈布既有被点破的释然,又为自己走向未知的命运惴惴不安着。
“艾米丽告诉我的。”杰克扬唇朝他笑,“连同治疗方法和后果。”
杰克依旧拿那极温柔的眼神看他,双手整理好风过时奈布被吹皱的袖口,他说:“告诉我吧萨贝达,你喜欢的人是谁?”
奈布强笑着,眼底的光像是铺进了一层阴霾似的黯淡下去:“先生…您要做什么?”
“当然是捉那个混蛋来吻你啊。”杰克不再笑了,抖开披风将他铺在奈布肩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奈布声音有些发抖,似在压抑着某种巨大的悲恸:“接吻这种东西,要双方你情我愿的。先生您强抓他来也没用。”

奈布扯扯兜帽盖住眉眼,泪腺失守,眼泪汹涌的浇了他满脸。唇角却忽然被贴上一片玫瑰花瓣,接着兜帽被掀开,紧接着贴过来的是那张他一直想亲吻的嘴唇。
奈布从未想过,那位追求浪漫的英国绅士会隔着一片玫瑰花瓣亲吻他,这个吻轻而香,如蜻蜓点水般掠过湖面,如蝴蝶振翅时触了少年脸颊,如亲昵时恋人的眼睫扫过你的眼睑。

“如果我今天不吻你,你是不是要就那么离开?”杰克捧起奈布被眼泪浇湿的脸,眼角渗出的泪花被杰克用指腹拭去。“奈布·萨贝达,你还没有和我正式在一起,你和我还没以情侣的身份约过会……所以我不允许你死,你要纠缠我一辈子。”

【楚路】矢车菊

*中考考完,发现我的文笔莫名其妙消失了。
*练练手。

“师兄师兄你今天穿这么正式是要做什么啊?”路明非把下巴磕在餐桌上,眼巴巴的将目光钉在穿戴整齐的楚子航身上。
楚子航身形一滞,薄红从耳根蔓延到脸颊,吞吞吐吐回道:“去,去表白。”
路明非堆满笑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闷着声随意发问:“那师兄你怎么不带花啊?”
楚子航很认真的思考了路明非抛出来的这个问题:“我想他应该……不喜欢花吧。”
“喔…”路明非的手指绞起了桌布,“师兄你都没问过怎么知道她喜不喜欢。”
真是的,哪会有女孩子不喜欢花嘛。
哪曾想楚子航郑重考虑了路明非的建议反过来问他:“那你喜欢什么花?”
“师兄你问我?” 路明非脸上的表情介于惊愕和惊喜之间,“我当然喜欢…………玫瑰啊。”
“你真喜欢玫瑰?” 楚子航那张面瘫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疑惑。
“真的师兄。” 路明非把头点的跟刚磕过药似的。他总不能说矢车菊吧,那样可不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小心思坦诚布公了嘛。
“不过师兄你这是要去和谁表白,告诉我一下嘛。”路明非耐心的等着楚子航给自己个回答,楚子航却只是掀起眼皮波澜不惊看他一眼,一言不发。
路明非小心翼翼瞅着楚子航的表情问道:“是夏师妹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楚子航沉默了一阵,朝路明非弯弯嘴角推门离开了。
到时候就知道?怎么知道嘛,难道师兄你表白还要拉着我在旁边看吗,要是自己收不住眼泪可不就丢脸丢大发了。

于是被失恋的路明非愤愤的一个电话叫来了芬格尔和恺撒。
芬格尔先一步赶到路明非在电话里报上的地址,他一进门就热情洋溢的想扑过去给许久未见的师弟一个大大的拥抱,却在看见路明非满脸颓丧时讷讷把手收回抱在胸前。
芬格尔坐在路明非对面,拿起一罐开了瓶的冰镇啤酒打算和路明非边喝边聊。路明非一拍桌子吓的芬格尔虎躯一震,手里的啤酒也被路明非劈手夺去。
看在平日里是好兄弟并且这个好兄弟今日怎么看情绪怎么不对头的份上,芬格尔咬咬牙咽下了肚子里这口气。
“师弟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芬格尔忧心忡忡的咬着指甲,目光死死钉在路明非脸上。
“楚师兄今天要和他喜欢的人告白了。”路明非闷闷不乐的把啤酒瓶瓶口对准嘴就是一阵豪饮。
作为路明非交际圈里唯一一个知道路明非喜欢楚子航这事儿的芬格尔,一脸沉痛的拍拍路明非的肩膀表示了他对路明非深切的同情。
“师弟我跟你说啊这个……”芬格尔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路明非一个眼神制止了。芬格尔一个转头和面色不善的恺撒确认了眼神。
“你小子叫我来干什么?” 恺撒气势汹汹的在紧挨路明非的椅子上坐下,语气听上去很是凶恶。
“老大…你看你小弟我都这么丧了对我态度就好点呗……”路明非苦着一张脸恭恭敬敬的给恺撒递上啤酒。
恺撒语气仍是凶恶,但面部表情显然柔和了不少:“你怎么了?”但恺撒也是和神经大条的,不顾芬格尔在一旁扭曲着面部朝他挤眉弄眼的暗示就继续说下去:“就因为楚子航叫了所有认识的人帮忙筹备表白就是没叫你?”
芬格尔眼睁睁的看着路明非的表情完成了从颓唐到想要一头撞死的转变,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哀嚎。
“所以……芬格尔这事儿你也参与了?”
好嘛,芬格尔现在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了。
最终还是楚子航发来的一条短信把三个人从诡异的沉默里拯救出来,芬格尔心惊胆战的率先发问:“杀胚找你干啥啊?”
路明非脸上的表情介于迷茫和欣喜之间,他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师兄说有事儿要麻烦我,晚上后花园见。……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恺撒和芬格尔相视一懵:那他妈不是楚子航打算用来表白的地方吗??

路明非很迷茫,非常迷茫。
楚子航在短信里说是有事麻烦自己,碰面后对方却一言不发的拉着自己在学校后花园转了一圈又一圈。在楚子航拉着路明非第六次站定在后花园中央的喷泉前时,路明非终于忍不住了:“师兄你有啥事儿麻烦我啊快交代吧。”早点交代完了我好早点回家窝被子里哭啊。你再不交代我就要忍不住在你面前破功了啊师兄。
哪曾想楚子航的表情却突然变得揶揄起来,从背后捧出一束玫瑰花塞进路明非怀里。玫瑰太过浓郁的香气让路明非不禁皱了皱眉头。
“路明非,我想麻烦你……”楚子航脸上不知何时已漫上一层薄红,他犹犹豫豫终究还是开了口,“把你的余生交给我。”
路明非感觉自己是喝醉了酒而产生的幻觉,他花了老半天才明白过来这是真真切切在发生的事儿,他正准备疯狂点头说好,可躲在喷泉后的恺撒按耐不住了:“答应他!答应他!啊!”
后来诺诺恨铁不成钢的踹了恺撒一脚他才消停。
被恺撒打搅了表白气氛的楚子航并没有着急,他仍旧安安静静的等着路明非给他一个宣判。
路明非蹲下身子把那捧玫瑰小心翼翼放在脚边,踮起脚尖往楚子航怀里靠去。
“我肯定同意啊……师兄你不知道我对你有想法多久了。” 路明非顿了顿继续说,“不过,要早知道你喜欢的人是我我就不说喜欢玫瑰了……”
楚子航一副早就考虑到了的表情,又从背后拿出一束矢车菊交给路明非。
“我知道你喜欢矢车菊。”

楚师兄,生日快乐,欢迎回来。

【杰佣】独有

*复合梗。非刀。

园丁觉得杰克最近明显暴躁了。
只要监管者是杰克,一把游戏绝不会持续超过三分钟,频繁被打出的恐惧震慑使得杰克一度成为求生者们的噩梦。
最重要的是,杰克绝不会让园丁小姐成功的拆掉一个椅子。这让艾玛很是不满。

里奥觉得杰克最近明显暴躁了。
以前自己对杰克的千叮咛万嘱咐,杰克总会记在心上。这几天却全然不顾兄弟情谊,艾玛拆椅子拆到哪儿,杰克就跟到哪儿,顺便附赠一个恐惧震慑。
本来仗着有个监管者爸爸而有恃无恐的哪怕和杰克脸贴脸也不带害怕的艾玛,最近在游戏里看到杰克都要跪着走。

2.
俗话说的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在这个晦暗的庄园里也不例外,被杰克锤多了的求生者也是有脾气的。
于是,在艾玛的组织下,庄园里的求生者们团结一致,手挽着手,抱着橄榄球的前锋嘴里喊着号子,带领着大家向着杰克——家的奈布的房间冲去。

“奈布,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艾玛很严肃,盯着看起来十分颓败的佣兵。
奈布很疑惑:“什么解释?”
艾米莉很正直:“就是杰克最近为什么心情不好啊,是不是你们俩闹矛盾了?”
奈布神情一滞,脸上的表情比之前更为颓败,他将两手一摊,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像杰克的恐惧震慑一般击倒了艾米丽和艾玛。
“我和他分手了。”
艾玛看起来十分激动:“为什么啊??”
奈布掀了掀眼皮波澜不惊的望她一眼,语气比神情还要淡漠。
“没什么。”
艾玛还欲再多问几句,抱着说不定能从他嘴里套出点惊天大八卦的侥幸心理,艾米莉忧心忡忡的窥了神色颓丧的佣兵一眼,及时制止了艾玛接下来的动作。

3.
监管者这边显然也没好到哪儿去。
在艾玛的强烈要求下,杰克被厂长强制性的要求不许上场。
于是,上不了场的杰克天天待在房间里捣鼓着一些颜色粉红的东西。
偶然经过的班恩顺口问了句:这些都是啥?
杰克淡定的答:狂欢之椅。
班恩扶着杰克的门框眨两下眼睛,眸的一声冲出了大门。
被绑在狂欢之椅上的班恩艰难的抬起他的鹿头,向着摘下面具的杰克卡巴卡巴两下大眼睛:杰克,这狂欢之椅是哪儿来的?
杰克显然不为所动:哦,自己做的。那些也是。
班恩朝着杰克挑下巴的放下看过去。他看见了同样被杰克绑在狂欢之椅上的里奥裘克还有瓦尔莱塔。
于是被轮流折磨的监管者同事们也在庄园里掀起了一阵反抗。
首当其冲的是厂长:“杰克,你他妈搞什么?你看看班恩被你欺负成什么样儿了!”
班恩适时的发出哞的叫唤,中气十足的嚎叫声听起来竟有些委屈。
“失恋了而已。”
杰克折断了玫瑰手杖。

厂长有些心疼玫瑰手杖,更心疼的是当初杰克买玫瑰手杖花的那些个钱。
“这东西你不要了?”
“这是他喜欢我才戴的。”
“现在也不需要了。”

4.
小家伙,我有一点想你。
不,我是很想你。
杰克推窗看到一弯铺在天水中的鹅黄,他却想起夜深人静时在蓝黑天空中颤动着的一群星星,那时自己肩头还有人依着。
分手这两个绝情的字眼出自奈布之口。那时的奈布秉持着强硬坚决的态度,看来是没想过留给自己挽回的余地。热恋中的每一个吻都是悱恻的,所以杰克会在奈布提出分手时,窥见他不被人所知的强硬一面。
热恋中的奈布,杰克低着嗓子笑,他一张脸就羞的通红,把自己藏进被子里。他还会怕冷,天刚破晓,从浓雾里来的风一刮,他就要睡进杰克的滚烫的怀抱里来。于是杰克会在清晨醒来,他那最柔情和赤城的怀抱,准备用来迎接他的恋人。
杰克是如此疯狂而又着魔的思念着他,思念恋爱中的探戈,和那些呢侬软语,而又该死的情话。
可惜玫瑰手杖已经折断,两个人也一拍两散。

5.
奈布一个人睡得不太习惯。
奈布愿意承认,有杰克的被窝睡起来是温暖的,承认自己怀念的,是两个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也承认能将自己的心装的满满当当的,还是杰克,也只能是他。
寒风每夜都会吹进被里,吹遍奈布的四肢,嘴唇和眼睫,他努力寻找着一个滚烫的怀抱,手里摸到的却只是冰凉的被褥。
噢,原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会破晓即醒,为害怕着寒冷的自己,准备好一个温热的怀抱了。
他们没有在一起了。

6.
两个人都没想过分手后的第一次会面是在游戏里。
从艾玛那儿得知今天厂长的班由另一个监管者代了,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会是杰克。他降落在红教堂起球的红毯的边边角角,拍落护腕上的灰尘又添新灰,躬着身子蓄势待发。可那余光里悄悄现出的监管者的容貌,他震惊的挪不开目光,挪不动脚步。
奈布的眼神移到了杰克束起的腰上,那时他的心脏漫上的浓烈的酸涩感,催促着他赶紧流泪。
玫瑰手杖,玫瑰手杖呢?

7.
眼泪浇了他满脸,那颗用来预警监管者的心脏以剧烈的跳动告诉他,到了他全身心投入到游戏中的时候了。
奈布艰难的回转身子,杰克如此绅士而又优雅的在他面前站定,将他狼狈的模样尽收眼底,还有他还红着的眼眶。杰克想将他安抚好,想拥抱他,甚至用一个缠绵悱恻的吻安慰他,可在伸出的瞬间手却变成了拳头。
——那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那是悠悠之口的欲言还休。
杰克说:你走吧。

8.
裘克礼貌的冲奈布笑笑,替他打开了杰克住处的大门。
一路走来裘克都没停止念叨,奈布安安静静听着,暗自将裘克嘴里说出的话归为两类。一类是与杰克无关的,过耳即忘。一类是与杰克有关的。
奈布向裘克道了谢,轻手轻脚将房门搭上,小心翼翼的蹲到杰克床头。
杰克是摘面具睡觉的。他有一张完美无瑕的面孔,奈布却多看不倦。
此刻,这张脸的脸上月光在泛滥。奈布把杰克的样貌用心的看了一遍,小声开始絮叨。
“杰克……有好多人喜欢你啊。”
“我一直都知道的。”
“有些小姑娘还以为我和你只是好朋友,她们让我转交的那些情书都被我偷偷扔掉了,其实我每次看着心里都不是滋味。”
“那天你问我我是不是不喜欢你了,我没回答你。”
“现在我要告诉你,我还是好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我只是……”
奈布的声音因为沉重的悲伤而开始打颤,“我只是没有办法看你抱别人,看你对待每一个人都温和有礼……”
“我只是……想独占你所有的温柔爱意……”
汹涌澎湃的哭泣让他几乎没法把句子说完整,他把手臂盘起按在杰克床头,头伏在手臂上,因为巨大的悲痛肩膀颤抖着。他小声的呜咽着,犹豫着叫出了那个让他心颤的名字。
“杰克……”
“你能不能……再抱抱我……”

从浓雾里刮来的一阵风带着温度抚过奈布的眉眼,他不理智的情绪平息了下去,接着他匆忙开口自我嘲弄,“我怎么忘了,玫瑰手杖已经折断了。”
忽然之间,天旋地转,再次睁眼时他发现自己落入了杰克的怀抱里,那个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滚烫的温度,和如同玫瑰花香气般浓烈的爱意。
“玫瑰手杖断了可以再找回来,你丢了我就没办法找回来了啊。”
“奈布·萨贝达,从此以后,我全部的温柔,只给你。”

【杰佣】久逢

*写双向暗恋真的容易扎到心。

“杰克在望向他时,把小鹿惊醒。”

1.
这是阴晦的岁月。却潮湿的像十七岁那年连绵的雨季。十七岁,往往都有仓促回望时眼角的笑意,以及被淋湿的悸动。

2.
奈布有一颗失效了的心脏。
那颗在胸腔里乱跳着的心脏,有多余的情绪溢出。
艾米丽称那为“喜欢”。
求生者用这颗只有监管者挨近之时才会拉响警钟的心脏,昭示着将有一段明媚的爱恋冲破灰蒙,天地之间,天光再现。

3.
奈布想明白,杰克明明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冰冷的拥抱,怎么自己却像把心丢进了火堆里?
玛尔塔想明白,奈布明明拥有军人的决断和聪敏,玫瑰花香怎么就从杰克腰上飘进了他心里,在懵懂中滋生了的爱恋,消耗着他从整个人生里搜刮出来的那一点点的愚笨。
奈布说,他这一生只有这么一次,愚笨而又疯狂。

4.
奈布爱上杰克先生,他可以摊出的理由每天都在叠加。
今天是因为杰克先生飘香的新手杖。
昨天是因为杰克先生背后有用灰色织成的天空。

5.
奈布也会时常忆起在灰色的织成的天空下发生的初遇。
他那点儿运气,刚好够他恰巧留到最后,成为了那个最容易吸引乌鸦的求生者。
他只不过是恰巧,遇上只活在传说里的杰克先生从传说里缓缓而来,抱着他破了电机,开了电闸,奈布在他最柔软的目光里亦步亦趋。
已经淘汰掉了三个求生者的杰克,最爱玩这种把戏。
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不是特例。

6.
奈布连刷了两天游戏,终于盼来了杰克。
他再一次做了那个最容易吸引乌鸦的求生者。
他被杰克先生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里,四下缄默,乱跳的心脏冲破寂静,他眼眶悄悄湿了一圈,却将眼泪全蓄在眼眶中,安安静静的待在杰克先生怀里。
“为什么不挣扎?”杰克问。
“因为……杰克先生,我,我喜欢被你抱着……”
“输了游戏也无所谓吗?”

7.
乌鸦散去,昏暗再现。杰克将他抱到了地窖。

“进去吧,进去之后,你就赢啦。”杰克小心翼翼的将他安置在地窖口,手在他腰上搭着轻推一把。

“杰克先生,以后还有机会见到你吗?”
“我想会的,只不过会很难啦。”从杰克的笑意里,奈布听出了绅士的得体。

杰克笑的有些无奈,他用利爪拖着奈布将他放进地窖里。雾泛滥成霾。

“杰克先生,我……我不想走。”

“为什么?”

地窖门在下落,因为厚重的悲伤而缓慢。乌鸦拉长了它第三声哀啼,属引凄异。

“因为我……”
他的话被下落的地窖门拦腰截断。

8.
雪落中庭,天地一白。

奈布在第三级的台阶上坐的很安稳,玫瑰花瓣在他手心安安静静的躺着,偷偷摘取的玫瑰花,连同三千痴缠,一齐把他变作窃贼。

杰克先生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饱含笑意,都犹如在耳。在杰克先生的怀抱里,他能安稳的躺上一路。

还有……

他突然有泪想落。

一只温暖且柔和的手抚在他发顶,这手的主人连嗓音都是温柔的。怀抱着他所有想流却未流的眼泪。

“玫瑰花就送给你啦。你刚才没说出口的话,不如告诉我吧?”

【杰佣/ABO】Rose and Gun

*我又开车了。
*走评论。私设两人在一起但是没有完成最后标记。

“他天生就该沾染一身的玫瑰香味。唯有这馥郁浪漫的花香,才能覆盖他从塞北黄沙里滚过的一身鲜血与泥沙味道。唯有那双连抚摸都温柔至极的手,才能将常年握枪生出的一层薄茧的手紧握。”

庄园里有阳光也穿不透的云层,时间逝去,监管者似乎散入了浓雾。空军是小队里破解密码机最为熟稔的一人,她能在破密的同时也分出一半的神去注意目光涣散的奈布。
“嘿,奈布,走啦。”头顶盘踞着的回形针状路灯亮起的瞬间,空军一把拉起陷入自己思绪里的奈布,少之又少的交谈在这片充斥着压抑的空气里是唯一的舒适感。
“玛尔塔,怎么玩到现在还没见监管者?”奈布看看玛尔塔,又看看玛尔塔拽着自己手腕的白皙却充满力量的手。
“啊?不知道诶,那可能是杰克吧。”玛尔塔随口答到,她不敢减缓脚下的速度,被惊飞的乌鸦连成一线盘踞在两人头顶。
“那你这么牵着我,他会锤你的……”奈布挣了两下。
玛尔塔将奈布的话听了不到一半,便不再紧握奈布的手腕,她翻了个大幅度的白眼,收枪入鞘,留给奈布一个英姿飒爽且愈趋愈远的背影。

奈布听到自己在胸膛里乱跳的心了。
“杰克……?”他嗅到了玫瑰花香,嗅到了由爱滋生的芬芳,他犹豫着开口。“出来吧,还有,抱抱我。”
浓雾里现出一个高瘦如杆的人影来,杰克此时已摘下面具,别在腰间,将那张苍白却无暇的脸暴露在奈布面前。
他抱起奈布的动作毫不犹豫,他也毫不犹豫的,将玫瑰花味道的信息素,把奈布从头包裹到脚。
奈布的神情有些恍惚和沉醉,他的眼睛亮晶晶的,透过他眨眼的瞬间,杰克看见了王母娘娘用簪子划出来的银河。
“宝贝,你的发。情。期好像提前了。”杰克说话的嗓音低低哑哑的,从他的声音里,奈布听出了浓过花香的爱意,和笑意。
“还不都怪你。”奈布拿他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去瞪杰克,杰克随口接道,“先把正事办了吧。”
“那这场游戏……”
“算我白送他们一局。”

【萧蔡/ABO】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怕不是要发展成专职r写手。。
下周模拟,产粮转运。
那什么的犯了错之后恰巧赶上发情期。。

【萧蔡】浮木翻车补档

不知道石墨啥毛病。。

第一章的r部分 https://shimo.im/docs/tXhhoYXC3T4ImBna
第五章的r部分 https://shimo.im/docs/oSOrsLoGxLgMQxAv